2017年首批台灣國再生包熱賣絕版後

2017年首批台灣國再生包熱賣絕版後,很多人在問....


※台灣國再生包到底會不會再生產?


—— 參先生只能很遺憾的告訴大家兩款束口後背「台灣國再生包」、「競技龍舟再生包」已經確定「停產」了。
參先生與鹿港囝仔團隊從產品開發初期就以相當審慎的態度在製作這款產品,從創意發想、打樣試做、樣品預售、量產規劃、銷售管理、包裝、客服等工作項目,每個環節也都盡所能的做得更好。雖然從一開始就知道能夠量產的數量不多,但做出這款產品然後賣出去,所希望推廣的資源再生的觀念實在比我們這一群人能夠在這產品的銷售上獲得多少利潤還要來得重要。今天可以賣到一個都不剩,有點出乎意料的快,雖然對一些沒有買到的朋友很抱歉,但我們也很高興看見,這樣的再生產品已經可以慢慢的被市場接受。

 

 

※那為什麼不多做一點?


—— 其實再生產品的設計、產量的限制往往比一般全新原料製成的產品還要來的多,製作上也更加困難。物料來源就是最大的影響因素,我們認為再生產品的精神在於「解決現有的問題」而不是單純在商業考量上追求數量與利潤的極大化。就活動旗幟而言,這些旗幟在活動結束後就是回收或丟棄銷毀,雖然旗幟可以替活動達到宣傳效果,但一個工業產出物的生命卻是如此短暫,也在短時間內造成環境負擔。所以我們也認為這些旗幟能夠少印就少印,而更積極的作法就是盡所能的以現有物料的數量、品質去設計與製造出能夠在回到市場上銷售的實用性產品,解決問題的同時也滿足人的生活所需。再生束口後背包的出現就是希望可以改變這樣「線性」的產業模式 — 生產、使用、丟棄 — ,雖然還無法達到循環經濟理想狀態,但至少轉個彎,減緩物料浪費的速度。

 

※原料是回收而來,為什麼不能算便宜一點?


—— 再生產品的原料雖是以回收而來的物料為主,看似不用錢,但在整個產品生成的過程需要耗費的成本可能跟一般產品不相上下。我們所使用的原料必須經過許多繁複的前期處理,就以這一款包包為例,得要經過收旗、拆卸、清洗、風乾、拆線、整平等繁複的手續才有辦法整理出能夠正式生產的原料,尤其是在我們沒有太多高端的處理設備並盡可能的以社區型勞動力製作完成的情況下,而且這個產品同時也需要達到回收再生(投入資源賦予無用之物新生)、在地製造(雖然我們還是小規模,但經濟帶回到地方是我們前進的方向)、響應理念(捐贈售價之 3% 於理念相同的保鹿運動協會)等三大產品主張,我們負擔的成本自然也不可能太低。

至於剩餘的回收布料倒底還能如何運用,經過這次市場熱銷的回饋與支持,讓我們在再生產品的研發上更有信心,就給參先生一點時間,我們希望在近期就能夠推出相關的實用產品給各位。

 

已加入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